CANTACT 联系我们

我真的可以信赖被大脑处理过的信息构成的世界

佛陀说,我们通过眼、耳、鼻、舌、身、意分别去认识色、声、香、味、触、法,前者是人被动拥有的能力,一生下来就有;后者就是这个世界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样子。由此想到了叔本华的《意志与表象的世界》,这种天生的能力让时间、空间和因果律成为人认识和衡量这个世界的坐标和方法,这样就相当于自己一出生就戴上了一副“有色眼镜”。所以,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可能只是我们的思想用这一套方法构想出来的,并不是真实存在的。
人的大脑中没有光,没有声音,它能感受到的仅仅是电流,而这与外界的事物其实只是间接的联系,所以感知外部其实是大脑结合各种感知信号以及它自己已有的经验来预测和猜测是哪些事件产生了这些信号的过程。
所以,人类并不是被动的感知这个世界,而是主动的创造了这个世界,我们感知的世界其实除了来自于外界,也来自于自身。
来了来了~就是这个熊老师style,古今中外、跨越时空的视角!
我真的可以信赖被大脑处理过的信息构成的世界吗?最近是有怀疑的,在得到学习了很多哲学和其它知识,有了与以前笃定的观点不同的视角之后,确实心生怀疑。怀疑带来的不确定性不是个良好心理体验,但用怀疑的眼光重新观察身边的人和事物,却能有心的感悟。虽然我现在还不能清晰地总结出来,但思维和认知确实进入了新的领域。
这个世界真实吗?毕竟我能把握的一切除了以前认为的解释、还可以有大脑的解释、黑客帝国的解释、庄周梦蝶的解释……现在神的视角俯瞰“游戏”中的自己,是有些负面的感受,但是对于此时此地场景的自己,这就是我可以把握的唯一的时间和人生,这就是应该被我珍惜的思考和生活。仍需努力、未来可期。
在我听歌时很多时候完全听不出歌词是什么却总能听出特殊的情感,最后看歌词果然对上了,我想这可能就是通感,用韵律去激发人不同的感受。包括不同的香水闻了能感受到情绪的变化。我想很多艺术家就是通感能力特别强的人吧,通过作品给人带来不同的感受。
感官和大脑受制于很多非理性因素,人有在某个非常熟悉的方面受骗,事后恍然大悟,此表明感官和大脑并不可靠,但我们所处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要认识世界必须预设一些范式,例如时间和空间,把世界放入时间和空间这个箱子,才能认识—这是康德的理论,对于放入箱子的世界,把时间和空间的相对比例增加或减少,就是佛教的理论。用佛教的理论认识世界,在于对时间空间和二者比例的把握时机。这种判断是自己作出的话,不存在信赖与否的疑问,因此,禅宗说,信赖,也不信赖……熊大,我毕业了吧?!
缸中之脑
伟大的思想实验“缸中之脑”:我们永远无法证明我们不是泡在培养液里接受电信号刺激的大脑。这也是“我思故我在”的核心,只要有思考存在,就必定有“我”这个主体存在,我不必是完整的身体,有大脑就足够了。或者说“我思故他在”,只要有思考,就一定存在被思考的对象,存在“他”这个主体。
我只是我的感觉
我们所有的感知都来源于大脑获取的外部信息,准确说是神经传递给大脑的电信号。电信号只是对外部世界的扭曲和整合,光才有了颜色,声音才区分出天籁与噪音,食物才有了味道。这一切的加工都只为人类消耗最少的能量获得生存优势,是演化和自然选择的结果。
依据最新的脑科学研究,我们看到的世界是大脑对映射在视网膜的解读,明明左右眼看到的视觉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睁开双眼却只看到一副影像,而非两副影像。我们听到的声音是大脑对耳朵听骨震动的解读,所以我们只能听到部分声音。可以说,人类所认知到的世界都是大脑给的,真实的世界是什么?到底有没有颜色?有没有气味?有没有声音?这些我之前一直都有怀疑。是不是大脑欺骗了我们,其实颜色,声音,气味等都是不存在,四大皆空,只是大脑对外界的一个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