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ACT 联系我们

《佛学发展是混沌的》复杂系统

《迷失中的僧团》
组织在继承中分化,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这在组织建立之初就埋下了种子,因为不同人归附一个组织的目的各不相同,所以也自然形成以不同目为派系的小组长。所以,一个庞大的组织,往往需要一个能震慑得住场子的领导人,才不至于分化。但是一旦这个领导人不在了,整合组织的力量也就开始松散下来,即便佛陀通过拈花的仪式暗中指定了接班人,但是接班人也往往只是组织力量中的一股分支力量,其整合能力相比佛陀自然逊色得多。从性质上说,僧团是一个学术型组织,导致一个学术型组织派系分化的,往往也是核心理论的掌握人。所以,佛陀圆寂开始,僧团即刻进入了组织迷失的状态。那么如何重新确立理论核心的权威人物,这在任何继任者来说,都是难题。因为只要继任者有一个无法解决的理论问题,就会形成一个组织分化的苗头,而这些难题也往往促使了新理论核心的诞生。其实佛陀应该早就料到这个问题,所以在讲授金刚经中就有过,“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也就是说,只要能领会佛学的真谛,那无所谓此人是僧团组织中的人,都能成就佛的智慧。所以,只要僧团能尽可能保留住理论原貌,自然会有后来人最终领会,并传承下来。
听完熊师的讲述,我对佛法或者说佛教感觉不那么神秘,不那么高大上了。如筏喻者,所有的道理就像人生当下此时遇到的渡河用的船,过河以后它便与我无关了。佛法也是如此。
一部佛教史,就是一部佛教的演进和分化历史。在这部历史中释迦牟尼是奠基人,搭建起了基础框架。在其涅槃后,由于缺少有权威的宗教领袖,随着时代的变化、世俗的影响、教义的理解,导致形成新的流派和新的经典。这些新变化使佛教广泛传播,但有些变化失去了最初的纯洁性。不过我认为只要能使人达到一种解脱或涅槃的状态,从此跳出轮回,离苦得乐,就不必纠结教义之争。
《佛学发展是混沌的》复杂系统
刚听完《卓老板聊科技》的“混沌世界是怎么出现的”,其中讲到神经系统、天气系统、生态平衡系统等都是复杂系统。起始点的一个轻微扰动,将引发巨大差异化的结果。我认为佛学发展也是如此。历史不容假设
通常听到这句话“历史不容假设”,因为时间不可能倒流,无法控制单一变量去做研究。但假设对于我们更加深刻的了解事物发展规律是有帮助的。电影《蝴蝶效应》生动地展现了“历史可以假设”时产生的种种情形,轻微改变过去,会引发现在巨大差异。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蝴蝶效应
假如佛陀不是生在帝王家,恐怕就不会菩提树下参悟;假如慧能当初被杀害,恐怕佛学不会有现在的开枝散叶;假如造纸术的发明略迟,佛学也赶不上发展的机遇;没有阿育王的政局统一,佛教发展也不会如此顺利......所有的这些轻微扰动,可能都会导致佛学今天的不同形态,甚至不复存在,更甚至中国版图的不同。记得施展老师说过“一切未来学都是历史学”,这是研究历史的乐趣。
人类天性就非常害怕不确定性。所以当局势动荡时,若能有一种精神力量可以提供确定性的慰籍,显然它就会迅速聚集大批民众。佛教就是在这种乱世诞生并发展的。它的繁衍生息离不开最重要的三样东西。
一、高大上的教义。它能让信徒产生神秘的体验,通过上瘾机制不断提升组织的凝聚力。
二、严格的淘汰机制。健康、高效的机体可以提高组织的存活率。
三、与时俱进的灵活性。宗教必须擅长与政权搞好关系。宗教能帮助政权笼络人心,而政权则能提供给宗教享用特权。两者类似于寄生关系。
急切期待印度佛教下半场的精彩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