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ACT 联系我们

解决一切问题的不二法门是“面对”和“认知”

解决一切问题的不二法门是“面对”和“认知”,大型宗教的初衷是希望给人以勇气和智慧,来帮助人面对和认知问题,从而用正确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但是人类惰性天生使然,总是希望能有一种超能力来帮自己解决问题。而采用的方法无非是虔诚祈祷和供奉,企图以此来感动和取悦神明,拉进自己和神明之间的关系,从而给自己以比别人更多的“关照”,也就是所谓的“保佑”。
如果神明因为祈祷和供奉就能够偏袒某些人,那么这神明的分别心和自私心也就和我们没什么两样了。
说到底,祈祷和供奉,本身就是逃避面对的心理使然,也是走后门的捷径心使然。自己不想去面对,那就请神灵去代替自己去面对;自己不想去解决,那么就请神灵帮自己解决。这,就是祈祷者的真正心态。
老师您好,慧能大师的话对于他回答的问题,即解释了又矛盾了,按照风动帆动的解释,那慧能大师完全否认打坐也是矛盾,因为不是打坐为不动,而是你的心在不动,按照五蕴聚散离合来说,打坐没有不动,而是一直在动,按照俗念,打坐没动。但这样的回答却也在侧面提现了老师所说的慧能大师是将佛法推向世俗的一位猛将。
对于中观论中回答问题是成对出现的,能很好提现了其理念,同时看似没回答,却给了你顿悟的空间。而答非所问和敲打的反思却也给了一个逻辑是世俗观念中的,那我们说话成句子,文字回答也是在世俗化,而没佛性。若按佛性的方法回答,是否应该是一串毫无观点逻辑的每个字的排列,至于能在一段字与字之间毫无观念的文字中悟出多少,就看你自己的佛性了。
至于学佛,我现在感受到的它给了我看世界的眼睛,例如开车的路中突然探头另一辆车或人,那按照佛学的看法,我就不会有情绪化,因为这都是寻常的,而这样的突然打断也可能给了了我一个顿悟的机会。
最后的问题,让我想到了杀人与成佛的那一课,不论善恶的说法,所以题中所说的苦难,即世俗的概念,而不是佛学的区分,所以,考虑有与没有就是有分别心了,而受困与分别心。最终的统计方式统计善恶,想要具体结果就先区别题中善恶的标准是什么,再做统计,如果没有定义化的善恶,那按照无我理论,应该结果早已给出。
《气候、混沌系统与回归均值》
遇到这么一个强大的概念,还是忍不住先作弊了下,我在网络上找到了熊逸先生的《佛学浅谈》,认真听了统计学上统计的祈祷效果,不出所料,结果是祈祷无效(当然,此处不装X,我原先还想着会不会有点奇迹)。另外,我再仔细百度了下回归均值这个概念,对统计生发敬意。一切的一切,都是心在作怪。
但是祈祷是否真的一点效果都没有,这让我想起了前几天在《得到》中听到的《混沌理论》这本书,里头讲到,蝴蝶效应可以在一定范围内造成天气剧烈的异常变化,但他始终不会影响这个区域的气候变化,比如几次异常的暴雨,不会让热带的平均气温、降水量等数值发生什么异常的变化。因为日照及地球上的区域分布已经在大环境上决定了这个区域的气候,任凭蝴蝶效应怎么“兴风作浪”,也都是一时兴起,终究还是要回归均值的。
所以,一个乞丐,即使中了亿万彩票,终究还是要回归乞丐,甚至乞丐都不如,因为他自身并不具备支配亿万资产的综合能力,所以从均值回归上看,他还是要回归到自己的实力本身。同样,一个企业家,想要突破企业的本来实力,去做大跃进的扩张,也是无济于事的,即便短期内会突飞猛进,从长期来看,还是要回归均值,当然,这样的企业家也不至于落败为乞丐,因为自身实力的均值还是在,只要主观上未放弃,早晚还是会回归均值的。